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战队少校-彭庭华

★★★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日志

 
 

新中国中南海第一代保镖的传奇故事  

2008-01-30 08:50:57|  分类: 军政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8年底,北平、天津已被我军分割包围,全国即将解放。中共中央五大书记中分管保卫工作的任弼时提出:北平解放后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将迁往北平。中央过去在延安和当时的西柏坡只有一支公开的警卫部队。为了保证中央进驻北平的安全,不仅需要有一支坚强的公开的警卫部队,而且还必须有一支坚强的隐蔽的警卫部队。于是,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奉命组建便衣警卫队,本文作者孙有光当年就参加了这支队伍。
    
走上隐蔽战场
    
1949年1月,我在石家庄华北军政大学参谋大队第五中队学习,并任中队党支部组织委员。1月16日上午我们正在召开支部委员会,一个穿灰大衣的军人,拿着华北军大校部的介绍信到我们中队,说要从我们中队学员中选调30名同志去做社会工作,要求是:(1)家庭出身贫下中农,政治上要绝对可靠;(2)年龄在25岁以下,身体健康;(3)具有三年党龄、五年军龄。
    
后经过讨论决定,被选调同志的军龄和党龄可以适当放宽。只要符合前两个条件,凡是正式党员即可作为候选人。这样我们队最终挑选出了包括我在内的26名同志。
    
1月17日上午,我们与军事大队和政治大队选调来的同志会合,总共大约有70多人,大家推选政治大队的李广仁为总带队。我们从石家庄出发,1月18日下午4点钟到达建屏县西黄泥村,找到了训练班。
    
这个训练班设在西黄泥村子两个坐西朝东的大院里。南边院子是教学区,北边院子是生活区。1月19日下午在南边院子里开大会,中央社会部的一位负责同志来点名并宣布编队情况。在这位负责同志还没有点名之前,李广仁根据华北军政大学来的同志的反映,提出:据说这个训练班是社会部办的便衣人员训练班,经过培训出来以后是当特务的。部分同志有疑虑,不愿意当特务,想回华北军大继续学习,毕业后再上前方。
    
这位负责同志说:“这个训练班是中共中央社会部办的。它的全称是中共中央社会部便衣人员训练班。党中央、毛主席就住在这附近的西柏坡村。你们这一期是为了党中央、毛主席将来进驻北平而培训的便衣警卫干部,是李克农部长直接领导的。培训出来以后要到北平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安全。”大家听到这里,疑虑立刻烟消云散。
    
这位负责同志拿着名单点了名,随即宣布:这期训练班,共有160余人,成员来自三个部门:其一,是从华北军政大学选调来的长期在前方作战,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的连排级干部;其二,是从中央警备团选调来的,长期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具有丰富的警卫工作经验的连排级干部;其三,是从中共中央社会部选调来的,长期在敌占区从事隐蔽工作,具有丰富的反敌特斗争经验的干部。这三部分同志混合编队,现在组建成中共中央社会部便衣保卫队,队长高富有、指导员焦万有、副指导员沈平。
    
高富有、焦万有、沈平作了自我介绍以后,这位负责同志继续宣布:“便衣保卫队,下设三个区队,十二个分队,其中包括一个女生分队……”
    
我是第二区队第一分队分队长。我们分队16个人,到学习结束进北平时,2个人被退回了原单位。其中一个是富裕中农,家庭成分偏高,没有通过进一步政治审查,另一个则是有夜里睡觉说梦话的毛病。


学习内容多时间紧
    
1月20日上午,我们正式开始上课,由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主任方志纯(方志敏烈士的堂弟)主讲。方志纯介绍了我们这一期训练班要学习的内容,主要是:政治形势,城市知识,风土民情,交通规则,隐蔽工作的意义,侦察、情报、治安、审讯等公安工作的知识和技能,以及北平国民党、政、军、警、宪、特组织机构及其活动概况等。预计学习时间是三个月。
    
我记得当时我们学习的文件有:毛主席写的1949年新年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评战犯求和》、《关于时局的声明》、《把军队变为工作队》、《北平概况》、《敌特组织和反动组织介绍》及《警卫工作须知》等,还有一些油印的有关治安、情报、侦察、审讯以及防止敌特投毒、放火、暗杀、爆炸等公安业务工作的资料。大家都感到要学的东西太多,学习热情十分高涨。
    
1月31日,古都北平宣告和平解放。2月3日李克农赴北平为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迁往北平选择驻地。他提前赴北平,使大家预感到党中央、毛主席可能很快就要迁往北平了,我们的学习时间可能要缩短。不出所料,学习的科目刚过一半,高富有队长就接到李克农的命令,要便衣警卫队赶快结束学习,开赴北平接受任务。
    

赴香山扫雷
    
3月8日早晨,便衣保卫队成员分乘四辆大卡车,向北平驶去。3月10日中午时分,汽车开到了北平东城区弓弦胡同15号院——原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故居门前。
    
李克农已先到达了这里。他向高富有交代了三项任务:第一,便衣队暂时住在西郊颐和园附近,用三天时间休息和熟悉附近周边环境,然后安排警卫工作;第二,便衣队主要负责从西直门、海淀、颐和园、青龙桥至香山,和复兴门、新北京(现万寿路附近)、八大处至香山这两条路线沿途的便衣警卫工作;第三,根据便衣警卫工作的性质、任务,准备化装的衣服、换发小号的自卫手枪。
    
李克农交代完任务,便把高富有、焦万有、沈平介绍给“劳动大学收发处”负责人王凡,让他给便衣队安排具体驻地。王凡把我们安排在颐和园万寿山后边青龙桥镇上的“圆通庵”。
    
3月14日上午,队部向队员们分发了清一色的双动机构、可一次扣压扳机自行联动的特工左轮手枪。这种手枪是美国制造的,由于是转轮式,对于瞎火子弹的处理十分简便。我领到的是一支崭新的、蓝光闪闪的二号左轮枪,号码是322066,还发了一条带有20发子弹的子弹带。
    
当天下午,我们分队在焦万有指导员的带领下奔赴香山。我们从15日上午开始带领工兵,用扫雷器在毛主席将要住的双清别墅,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将要住的来青轩等驻地及其附近扫雷。
    
为确保首长驻地的绝对安全,我们连续三天,对室内室外、院内院外及其附近每一个沟坎,都进行了多次搜索探察,除了发现一颗没有爆炸的手榴弹以外,没有发现地雷或其他大型爆炸物。我们分析这颗手榴弹可能是国民党军队从香山往城里撤退时掉下的。经过进一步认真检查没有发现新问题后,我们把扫过雷的房间和地区交给了便衣保卫队一区队进驻香山的同志。由他们和警卫部队联络布岗看守。我们分队于17日下午离开香山,回到青龙桥。
    
为了给香山公安分局腾房,便衣队队部搬到了颐和园东宫门北侧的民生老店,我们分队也于当天晚上住进颐和园内东七所。这时便衣保卫队除去抽出来准备化装隐蔽搞商业摊点的同志外,大多数人已被分派到香山至西直门公路沿线的警卫区域去了。各区队警卫区域的划分大致情况是:一区队负责香山至颐和园东宫门,东宫门,二区队负责颐和园东宫门至白石桥,三区队负责白石桥至西直门。三区队还抽出一部分同志负责新北京、八大处至香山沿途的警卫工作。西直门以内的路线警卫归北平卫区纠察总队负责。


查清潜伏敌特,控制重点对象
    
这期间,潜伏在海淀至香山沿途地区的盗匪特务与黑社会恶势力和会道门头子,到处兴风作浪,杀人抢劫,活动十分猖獗,仅在3月中旬就发生多起敌特破坏活动案件。敌情严重,任务紧迫,我们抓紧时间到海淀公安分局查阅敌伪档案,发现:解放前在海淀地区有国民党的1个区党部,下设30个区分部,中统特务分子70多人……这些敌特分子分别散布在国民党的军、政、警、宪机关和工厂、学校等单位。因为这时还没有进行反动党团登记,所以我们必须深入群众访贫问苦,调查了解这些敌特分子的住址,从中找出了需要控制的重点对象。
    
我们按照队部布置的任务,在海淀区委、区政府各部门的有力配合下,紧张而有序地开展工作。区工会主席带我们到成府染织厂、西苑造纸厂等地与各厂工会主席和行政领导接洽,让我们的同志以工会干部身份深入至工厂了解情况;区委和区政府还派两名区干部配合我们深入到街道了解情况。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即现在的中国农业科学院)人事科长也帮助我们在该所清查可疑对象做了不少工作。我们很快确定了需要重点控制的可疑对象,并在沿途的工厂、商店、学校、居民小组、小摊贩,甚至教堂、寺庙中建立了一批特情耳目。我们还在海淀南街泄水湖东南角(现在的黄庄路口)的公路上设立了来往车辆检查站,查出不少散兵游勇。为了和公开的武装配合,我和第二区队队长钟进发驻海淀的警卫部队二○七师某营营长冯朗如取得联系,并和他们一起查看了颐和园东宫门至白石桥公路沿线的地形,确定了公开武装岗哨的位置。与此同时,便衣保卫一、三区队也在其分管的路段做了同样的工作。
    
被队部抽去准备化装隐蔽搞商业摊点的同志,也以各种不同隐蔽身份做掩护,建立起或进入已有的商业摊点。如我们在香山买卖街与北上坡的交叉路口、颐和园东宫门外等地设立了卖花生、香烟的点;在青龙桥镇开了一个布店;在海淀黄庄路口开了一个修理自行车铺……
    
我们便衣保卫队经过两个星期的紧张工作,在警卫部队二○七师公开武装警卫和西郊公安分局沿线各分驻所、派出所外围警卫的密切配合下,在西直门至香山公路沿线布控,保证了西直门至香山公路沿线和香山中共中央驻地的绝对安全,为中共中央进驻香山,扫清了障碍,铺平了道路。


保卫中共中央进北平
    
3月24日下午,钟进发从队部回来,带来几张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公章的警卫通行证。他说:明天早晨5点以前到清华园车站接站,但接什么人不知道。
    
3月25日早晨5点不到,我们区队除了在检查站值勤的同志以外,其余的都到达了预先分派的警卫区域。我带了一个同志去清华园车站,在车站附近巡逻了一会,高富有队长带着几个队员也到了这里。又过一会开来了几辆小轿车和吉普车,其中有李克农和王凡的车。
    
等到6点钟的时候,从西直门方向开来一列火车,在清华园车站停下。毛主席、朱总司令、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先后走下火车,与迎候在车站的林彪、罗荣桓、聂荣臻、李克农等一一握手。随后毛主席等乘小汽车,在王凡的吉普车带领下到颐和园休息。
    
下午4点多钟,毛主席、朱总司令、刘少??车从颐和园出发,经海滨、白石桥到西苑机场,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至下午5点45分检阅完毕。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与民主党派领导人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合影留念后,又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亲切交谈。
    
晚上7点多钟,已经暮色苍茫,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才从西苑机场去香山。由于天黑,玉泉山以西还是土路,坑洼不平,汽车开得较慢。王凡想让开道车开快些,和首长的车拉开点距离,以防暗藏的敌特分子在路上放置地雷或炸弹——万一开道车触了地雷或炸弹甚至遭到暗藏敌特分子的其他袭击,也不会直接殃及首长。
    
后面首长的车司机不理解王凡的用意,因第一次去香山,怕掉了队,也开得很快,汽车颠簸得很厉害,首长们很有意见。到了香山静宜园东门里,王凡让首长下车,准备换乘吉普车上山。周恩来一下车,就严厉地批评王凡“车开得太快了”。
    
这时,毛主席走过来说:“还有,你们沿途布置那么多岗哨,戒备森严,老百姓有什么错误,你们限制他们在公路上行动,这成什么样子!比蒋介石进城还厉害……”周恩来又说:“你们回去,把今天的警卫工作好好总结一下,明天开个会,我要去听汇报。”
    
那天我们便衣队的同志完成了警卫任务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大家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开会总结了我们进入北平后的第一次警卫工作的经验教训。从此以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外出参加活动经过的路线再也不戒严了。

 

欢迎参与《亮剑中国》网易军事博报 http://q.163.com/pth188/

 

  评论这张
 
阅读(215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