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战队少校-彭庭华

★★★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日志

 
 

甲午战争真正的结束:黑旗军在台湾悲壮失败  

2008-11-26 09:52:55|  分类: 军政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烟台换约后的第三天(1895年五月十日),日本政府立刻将海军军令部部长桦山资纪晋升为大将,并任命其为台湾总督兼军务司令官,尽快武力占领台湾,以防夜长梦多,列强干涉。
事实上,在清廷派李经方办理割台事宜之前,日军就已经开始对台湾发动了进攻。当时,桦山资纪亲自指挥总督府直属部队将校百名、战马千匹、士卒万人,会同侵略辽东半岛的日本近卫师团(由陆军中将北白川能久亲王指挥,规模是桦山资纪所率部队的两倍),两路大军先后驶入琉球中城湾,会合后稍作停留,随后便向台湾进发。
日军到达台湾海面后,经过侦察发现基隆炮台坚固难攻,便决定在基隆以东五十里的澳底登陆。五月二十九日,日本军舰佯攻基隆炮台,做出一副要登陆的样子,以吸引守卫清军的注意力并牵制其的兵力。随后,日军近卫步兵第一旅团则悄悄的由运兵船运至澳底,先行登陆。
随后,日军便攻占了基隆和台北,在混乱当中,唐景崧匆忙改换衣服,他的小妾也改穿男服,带着儿子赶紧出了抚署的后门,杂入乱民中,逃到了台北的德国洋行,两天后,乘德船鸭打号匆匆内渡厦门。唐景崧后来回到家乡桂林养老,庚子年(1900年)勤王军密谋在汉口起事,据说曾约唐景崧在桂林同时举事,但汉口事败后,也没听到有唐景崧的消息。一度在晚清政坛风起云涌的唐景崧,最后客死广州。
日军攻占台北后,便准备南下侵占全台,下一个目标就指向了新竹。  
新竹原名竹堑,清初时隶属于嘉义,后被划入彰化,1888年台湾建省后,由于人口的不断增多,新竹被划为二县,南部叫苗栗,北部仍称新竹。日军侵略台湾时,新竹县城已有居民两千户,城内店铺林立,街道上人来人往,商业十分发达,是当时台湾北部仅次于台北的大城市。新竹、苗栗二县人口众多,并且多为福建和广东一带的移民,由此该地习武之风盛行,民风强悍,乡民听说日军要南侵后,纷纷自行组织义军起来保卫自己的家园。其中,以苗栗生员吴汤兴、塾师徐骧等人为突出代表。
吴汤兴,字绍文,原籍广东,其父早年移民台湾。吴为家中长子,为人豪侠仗义,在乡里颇有名气。吴汤兴自幼就聪明好学,很早就中了秀才,但因家中贫困,只得一边耕读,一边教书,生活也算平静。由于吴汤兴和丘逢甲是远亲,后来丘逢甲在台北组织抗敌的时候,吴汤兴也受命在当地募集义军。当他听说台北被日军占领,于是便率队北上新竹城,正好和各路义军及清军诸营不期而会。由于吴汤兴在当地小有名气,后来就被公推为抗日义军总统领。由于这些义军大都来自新竹、苗栗二县,故常称之为新苗军。
新苗军的行动大大鼓舞了台湾民众的抗敌热情。台湾知府黎景嵩听说新苗军沿途截击日军,很受鼓舞,便也召集台湾、彰化、云林、苗栗四县的官绅一起商议,大家筹款招募兵勇,后组成一军,号称"新楚军",副将杨载云(原籍湖北)被任命为统领。新楚军的营制和营规仿自湘军,虽然是新募兵勇,但也初具规模。
日军于六月二十二日攻占了新竹城后,但发现陷入了义军的包围之中,并遭到义军的数次反攻,双方在此僵持了近一个月。直到后来日军完成了对台北一带的大扫荡后,大部队开始进驻新竹,以准备更大规模的南侵。
  得知日军即将南下后,刘永福派吴彭年率七百黑旗军北上支援新苗军与新楚军,吴彭年到达彰化后,当地民众欢欣鼓舞,纷纷出城迎接。吴彭年本是浙江余姚人,后定居广东顺德,其人颇具文韬武略,胆识过人,有湘军当年的儒将之风,吴本人也一直为刘永福所器重。
日军攻下苗栗之后,开始进攻台湾府城彰化的必经之地大甲溪。日军侦察前骑去探路的时候,遭到吴彭年和徐骧所部的伏击,死伤五十余人,狼狈逃回。次日,大甲溪遂被日军攻占。
  得知大甲溪失陷的消息后,刘永福令各军一定要死守彰化。吴彭年认为兵力太少,急电刘永福请求增派援军。刘永福复电说:"兵来御之,死守无恐!"吴彭年以为刘永福无军可派,长叹一声,说:"我本与台事毫无责守,在此奋死拼杀,实在是不忍心将自己国家的海疆重地,拱手让给日本人。如今刘帅谕我死守,算是知道我的一片心意了!"吴汤兴和徐骧在一旁也主张死守,说:"不战而退,我们怎么有脸去见刘帮办?"
幸好在二十七日,刘永福已派黑旗七星队王得标、刘得胜、孔宪盈、李士炳四营及旱雷营孔搏一营来到彰化,加上吴彭年率的黑旗七星队一营及新楚军四营,另有吴汤兴统领、徐骧分统新苗军两营,彰化守军兵力有所增强,达到三千多人。
由于彰化城小,无险可守,旁边的八卦山倒可以俯览全城,守卫八卦山即为守卫全城。八卦山上建有炮台,设置重炮一门、山炮一门及后装炮二门,并有军械、弹药库等,有利于防守。后来,日军以六个中队的兵力,将八卦山炮台三面包围,并发起了猛烈的冲锋。守卫炮台的将士们奋力抵抗,新苗军首领吴汤兴更是在枪林弹雨中来回指挥,最后不幸中弹,倒于血泊当中,英勇的牺牲在炮台之巅。
吴汤兴牺牲后,八卦山守军伤亡殆尽,渐渐不支,且弹药用尽,徐骧只得率余部走后山突围而去。督战的吴彭年见八卦山竖起日旗,知道八卦山已陷敌手,便亲率黑旗七星队三百人前去夺回。但日军居高临下,在山上猛放排炮,黑旗七星队伤亡惨重,吴彭年身中数弹,依旧奋力向前,最终牺牲于八卦山麓。
进入台中后,日军因患病和抗日民众袭击而导致的伤亡人数迅速增加,光在九月份,就有四千二百七十四人得了霍乱、痢疾等各种病,几乎占到整个近卫师团作战人员的三分之一。
这时,两江总督张之洞的来电说:"俄国已认台自主,问黑旗尚在否?究竟能支持两月否?似此外援已结,速宜将此事遍谕军民,死守勿去,不日救兵即至也。"刘永福接到这封电报后,心情非常激动,认为局势可能有所变化,后来还和台南文武百余人集会并歃血同盟,发誓共保台湾,并向民众发布告说救兵将至,台南人民听到后,一时间欢声如雷。
但是,所谓的俄国干涉最后证明只是一厢情愿,而内地一些督抚答应的救援也一直迟迟没有兑现。刘永福曾多次派人回大陆拜见两江、浙闽、两广、直隶等总督,请求他们的援助,但都因为朝廷严旨禁止运粮械济台的政策限制而无功而返。就连当时对援台最积极的张之洞,最后也在朝廷的严诘之下改变了态度,任刘永福在电报里一再苦苦求助,最终还是爱莫能助。
刘永福的黑旗军当时处境是极其困难的。首先是粮饷匮乏。打仗要吃饭,要发饷银,但台南经济并不发达,根本无法承受大规模战争所需要的物质供给,如果不是本地民众的支持和将士们的理解,黑旗军和义军早已溃散;其次是枪械弹药缺乏。黑旗军和义军的军械全靠内地供给,而朝廷禁止济台粮械,这等于是断了他们的生命线;三是兵力不足,尽管有民众踊跃加入抗日力量,但和日军的优势兵力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
日军占领彰化后,在八月底即攻占了台中诸城,并开始进逼台南。这时,桦山资纪给刘永福发来劝降书,劝告刘永福听从清廷的旨意,放弃抵抗。要是他愿意内渡的话,他将奏请日皇"待以将礼,送还清国;如部下将卒,亦当宥恕其罪,遣还原籍"。
刘永福接信后,复书桦山资纪并斥责日本"弃好崇仇,无端开衅",表示黑旗军要和台湾共存亡,"守效死勿去之义,以守兹土,以保此民"。
日军劝降不成,便决定加大进攻的力度,并从本土抽调了第二师团及其他部队二万多人增援。十月,日军以四万大军分三路向台南攻击。十月九日,日军进攻嘉义县,驻守嘉义的黑旗军猛将王德标派士兵埋设地雷直达日营,炸死炸伤不少日军。日军惊恐之下,用巨炮猛轰嘉义城墙,王德标被迫率部退守曾文溪。
曾文溪已经是台南府城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曾文溪位于台南以北三十多里,溪的南岸有一长堤,高一丈多,北岸为沙地,此处的地势有利于防守,刘永福打算在这里率领黑旗军进行最后的抗御。当时黑旗军和义军的兵力几乎全部在曾文溪集合,刘永福命总兵柏正材统率全军,兼统王德标七星队、徐骧、林义成、简精华等义军,总兵力大概四千余人。
十月十九日凌晨,大批日军开始向曾文溪前进。四千名黑旗军和义军严阵以待,双方在此展开最后的殊死奋战。但是,日军在炮火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在大炮的掩护下,日本步兵一步步接近黑旗军的阵地。由于力量实在过于悬殊,黑旗军和义军的阵地相继被攻克,将士们最后只能和敌人展开白刃战,义军统领徐骧率先锋营与敌步战,拚杀在前,不幸头部中弹,血流满面,仍旧跃起大呼:"丈夫为国死,可无憾"!但最终还是倒地不支,英勇殉国。
徐骧,字云贤,祖籍广东,台湾苗栗人。徐骧为人刚毅,胆识过人,能文能武,十八岁中秀才后,在家乡执教。日军侵台后,徐骧毅然投笔从戎,号召乡人抗击倭寇保卫家园,并组成义军一营奔赴前敌。台北失陷后,徐骧率义军转战台中台南各地,每战都身先土卒,出生入死。曾有人问:"眷属何在?"徐骧答道:"有天道,台湾不亡,吾眷可得也;台湾亡,遑向家乎?"
国土不保,家园既失,何以家为?时人评价徐骧说:"蓬荜下士,闾阎细民,而能提三尺剑奋袂以兴,弃父母,捐顶踵,以为国家争尺寸之土。若徐骧人者,尤可敬矣!"
由于实力过于悬殊,黑旗军和义军在曾文溪之战中损失惨重,死伤无数,总兵柏正材在战斗中阵亡,王德标最后下落不明。事实上,此役已经是黑旗军保卫台南的最后一战,台南府城已完全暴露在日军的面前。
此时的刘永福,这位当年在越南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抗法英雄,已经是山穷水尽,处于几乎绝望的困境。眼看外援无望,粮饷告罄,曾文溪之战又遭沉重打击,正如时人所说,"即使卧龙复生,亦不能挽回大局。"想到这里,刘永福不禁仰天悲呼:"内地诸公误我,我误台民!"
兵穷食尽孤城在,空使将军唤奈何!
这时,日本台湾总督桦山资纪再次贻书诱降刘永福,谓:"公以孤军持绝地,数月不下,公已无负于台民。今困守孤城,尺地以外,皆敌军,徒伤民命何益?倘率所部去台,当以礼送公去。"
为防止落入敌手受辱,刘永福和其子刘成良及部将、幕客数人决定趁夜出走,后搭乘英国商船爹利士号前往厦门。还没等到开船,即有日本兵拿着刘永福的画像前来搜寻,幸好船员将刘永福藏在水泡舱中,才没有被发现。爹利士号快到厦门的时候,日本兵舰又追来,命停船检查,日本兵上船后一通搜查,还是没有发现,原来刘永福曾是爹利士号船长的救命恩人,被船长冒险藏到了锅炉房。
刘永福回到厦门后,很快便回到广东之钦州。刘永福孤军守台南数月,最后失败内渡,世人都对之表示理解和敬重。
刘永福后来曾写过两首《别台诗》,其中一首为:
流落天涯四月天,樽前相对泪涓涓。
师亡黄海中原乱,约到马关故土捐。
四百万人供仆妾,六千里地属腥膻。
今朝绝域环同哭,共吊沉沦甲午年。
十月二十七日,桦山资纪发布告示称:"台湾全岛已全部平定。"但是,"全局输未定,已溺有燃灰,"各地义军在崇山峻岭中仍旧不时的向日军发动袭击。在侵略台湾的五个多月里,日军共有三万多人死伤或罹病,其中死四千六百多人,包括日军近卫师团长和第二旅团长均死于台湾。
但让人遗憾的是,现在很少有人提及,台湾抗战的悲壮失败,才是中日甲午战争的真正结束。
日本侵占全台后,将台湾视为最好的"殖民试验地"。1896年3月,日本颁布《台湾总督府条例》及相关条例,规定"台湾总督命令即为法律",建立了总督独裁的殖民统治。为了更好的控制台湾,日本又在建立了无孔不入、无所不包的警察制度,日本警察遍及台湾的各个角落,使台湾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警察社会,最多的时候,全台各类警察机构达到一千五百多处,警察有一万八千人。
更为毒辣的是,日本在台湾推行同化政策和奴化教育,其中就在初等教育上推行普及日语,另外还利用多种渠道灌输日本的文化内容如武士道、剑术等,甚至发布命令禁止使用汉文,妄图推行去中国化的文化政策,以割断台湾人民和大陆人民的血脉联系,用心何其毒也?!
割台一年后,有位诗人越过海峡,东望故土,写下了一首诗:
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潜;
四万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愤怒出诗人,曾经"刺血三上书"的丘逢甲所写的这首《春愁》,悲怆了半个世纪,台湾才回到祖国的身边。如今,一弯浅浅的海峡,还隔断着两岸同胞的血脉联系,如果我们要找历史原因的话,日本侵台的这段历史我们不能忘。

【少校简评】中国战神核潜艇“静”的让人窒息

 

 
 
 
 
 



欢迎光临环球防务观察电子杂志,阅览请点连接:http://www.glo123.com/dianzi/ 
  评论这张
 
阅读(1081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