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战队少校-彭庭华

★★★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日志

 
 

两授上将:洪学智换洗衣服都没带就进朝鲜  

2008-03-25 10:03:38|  分类: 军政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学智是一位传奇式人物,他是四十三军首任军长,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队伍中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第一人。 

“死”而复生, 洪学智少过一次草地 

洪学智,安徽金寨县人,1934年10月,洪学智被提拔到红四军政治部当主任。 

1935年7月,洪学智接到红四方面军指示,中央红军要经过黑水、芦花,要红四军政治部准备粮草,做好迎接工作,并负责接收中央红军伤病员。洪学智接到通知后,立即组织民运部、保卫部及机关、直属队连夜出发,翻山越涧,打开了几个反动头目的寨子,搞到了几万斤粮食和几百只牛羊。负责中央纵队粮草供应的刘少奇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洪主任,谢谢你了,也谢谢红四军对中央纵队的大力支持,你们送来的粮食、牛羊和慰问品,可解决了大问题。” 

8月底,洪学智在折回黑水、芦花的途中发起了高烧。红四军卫生部给洪学智吃中药、西药,还打了几十针,都不管用,高烧就是降不下来,后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警卫排抬着奄奄一息的洪学智走了六七十里,进了一个村庄,听说村里有一位老中医,警卫排就请老中医给看看。 

老中医说是伤寒病,给开了药方。次日下午,洪学智开始退烧,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老中医说:“有救了。”此时,已是9月中旬,红四军军部从班佑拍来电报,叫洪学智等人不要动,原地待命,等他们回来。后来,洪学智才知道,原来部队返回南下,是张国焘闹分裂造成的结果。这样的结果倒让洪学智少过了一回草地。 

1935年11月初,洪学智跟随部队第一次翻越了终年积雪的夹金山,向宝兴、天全、芦山发起了进攻。后来,进攻失利,部队只好重新北上。1936年2月上旬,洪学智与红四军指战员再一次翻越夹金山,退到懋功休整。1936年10月,洪学智走完长征,到达陕北,进入红军大学学习。 

移动学校,一路走来一路歌 

1939年1月,洪学智被任命为抗日军政大学三大队副大队长。6月,抗大领导决定,三大队改称第四团,原大队长刘忠调到冀东工作,四团由洪学智担任团长,带着教职员工200余人向敌后转移,到前线去办学。 

1940年10月,百团大战进入最后阶段,抗大总校考虑到四团的安全问题,下达命令,撤离晋东南,向山东和华中转移。11月9日,洪学智率华中干部大队向鲁西南前进。往鲁西南走,要通过日军封锁的平汉路。华中干部大队出发时,由当地的100多名游击队员掩护。经侦察,计划从沙河镇越过平汉铁路。晚上9时许,华中干部大队到达铁路边。这时,发现了一个新情况,日军为了割断太行山根据地与冀南根据地的联系,沿铁路新挖了一条宽约4米的封锁沟。路沟又深又宽,不好通过。洪学智命令队伍在路沟坡下隐蔽起来,自己去实地察看。他觉得封锁沟可以过人,下去后人搭人,就可以过去。只是十几匹牲口,驮着行李,还有教学用的书籍,没办法过。洪学智又进村问老乡,得知离这里一公里处,有一个桥洞,可以过牲口。 

情况搞清楚了,洪学智决定:人从封锁沟里过,牲口从桥洞过。通过之前,洪学智还作了动员,交代了注意事项。深夜12时,队伍顺利地通过了封锁线,清点人数时,一个也不少。到了湖西(湖西是微山湖以西地区的统称,包括单县、鱼台县、沛县等鲁苏豫边的大片地区)邓克明和张国华指挥的教四旅的地盘上的时候,皖南事变发生了。因为太乱,所以抗大总校让原地待命。一呆就是三个月,直到4月初,八路军总部才下达命令,华中干部大队先从湖西到山东鲁中抗日根据地,然后再向南去江苏盐城的新四军军部。 

4月28日,洪学智率华中干部大队途经六个省,终于到达新四军军部,没丢一人。用洪学智的话来讲,这次行动是“敌后小长征”。一路走来一路歌。洪学智带领华中干部大队,边学习边战斗,培养了一大批军政干部。 

4月30日,华中干部大队和抗大五分校合并成新的抗大五分校,陈毅兼分校校长和政委,冯定和洪学智任副校长,洪学智分管行政,冯定分管教学。五分校成立后,立即招收学员,吸引了从上海、南京以及苏北、皖东地区来的许多青年学生,还有不少爱国华侨青年,首期招收了1562人。开学时,洪学智见到了陈毅。陈毅说:“洪学智呀,你们很不容易,带这么多人安全到达苏北,给新四军增加了新鲜血液。你们到盐城,办学培养人才,还要对敌斗争,任务很重。” 

进军东北,从铁道司令员到六纵司令员 

1941年10月,陈毅让洪学智离开抗大五分校,到地方搞武装。于是,洪学智被任命为盐阜军区司令员,归新四军第三师指挥。黄克诚是三师师长兼政委。抗战胜利后,中央军委决定三师进军东北。此时,三师的领导人是:师长兼政委黄克诚,副师长刘震,副师长兼参谋长洪学智,政治部主任吴法宪。 

三师是1945年10月接到进军东北电报的。从电报中,知道在东北指挥的林彪及其指挥所已抵达锦西西南的江家屯,许多部队正陆续进入东北。黄克诚派洪学智打头阵,先期到东北与林彪接上头,并侦察好三师进入东北的路线。 

11月22日,洪学智带着师侦察科科长赵炳安赶到江家屯。林彪听了洪学智的汇报后,让三师部署在北宁线。不久,三师即进入东北地区。 

当时,东北地区的铁路秩序特别混乱,处于无政府状态。先到的部队把火车车皮都占用了,从建平到郑家屯的铁路完全瘫痪,从热河到东北的两万名干部不能通过北宁线进入指挥位置。 

这件事,让东北局、让林彪很头痛。不过,洪学智却很有办法。洪学智对林彪说:“你是总司令,总司令要下决心,下个死命令。凡是占用车皮的都要立即交出来,不交出来,就要从严惩罚。违抗命令,格杀勿论。” 

林彪说:“这件事,很麻烦。你说格杀勿论,实际上一个也不会杀。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谁去办这个事呢?” 

晚上,林彪和黄克诚一起找洪学智谈话。林彪说:“我同克诚商量过了,搞通建平到郑家屯的铁道线,只有你去执行这个任务。” 

黄克诚说:“你出的主意,你去执行。” 

洪学智回答:“没有别的人去,那我就去。” 

于是,林彪就让秘书季中权起草了一份电令:“目前铁路运输秩序至为混乱。抢占车厢、车头,强迫工人开车,强占办公地点,对工人生活不照顾,致使目前铁路运输成为停顿状态。我大批干部、物资不能借铁路畅行,则影响各项工作甚大。目前,决定实行铁路统一管制,兹委任洪学智同志为铁路司令,开展新立屯至承德之铁路工作。各地之铁路局及沿途之护路部队皆由洪司令指挥,各地区部队皆不得阻抗。凡不听从指挥自行扣车,经洪司令交涉仍不交出车辆者,将当地予以枪决。” 

洪学智先给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马俊打了电话,通报了林彪的命令,让马俊把命令通知沿线各站所。第二天,洪学智乘一列只有两节车皮的火车,带上警卫连和一门迫击炮,到建平、朝阳等沿线检查督促。洪学智所到之处,全部开通。铁路全线畅通了,从抗大和其他地方来东北的两万名干部都用火车被运到沈阳分配工作。林彪很是高兴。 

彭真得知是洪学智立了功,立即电告中央军委:“承德到西满之铁路系华北通东北之交通命脉。据来此干部谈,洪兼铁道司令后,交通大有改善,洪仍兼铁道司令为宜。”这样,中央军委便让洪学智兼铁道司令员了。 

兼着铁道司令员的洪学智又肩负起另一项艰巨任务:剿匪。解放战争初期,东北的匪患非常严重,有日军占领时期的老土匪,也有苏联红军占领时的新土匪,还有日军扶植的伪军变成的土匪。 

洪学智当上联合剿匪司令员后,还真让土匪害怕。因为洪学智采取的办法是“断线”战术,简单地说,就是封锁土匪窝,切断土匪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东北深山,大雪不止,土匪没有粮食吃,只好杀马吃,马杀光了,只好投降。 

1947年2月8日,林彪打电话给洪学智:“你的剿匪任务完成了,前方需要你,你马上到前线去,担任六纵司令员。” 

洪学智执掌六纵的第一仗是横扫拉(法)吉(林)线。拉吉线位于吉林以东长白山山麓地区。长白山绵延百余里,拉吉线从沟底通过,两侧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前一阵子,东北民主联军从四平撤退后,国民党军占领了吉林,控制了拉吉线,对东北民主联军的活动构成了严重威胁。而守在拉吉线上的国民党军,是所谓的“天下第一军”新一军的三十八师,共有1.5万人。洪学智采用林彪讲的“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取得全胜。

挥师入关,当上四十三军首任军长 

1948年3月28日,洪学智接到命令,调上干大队任大队长。上干大队是东北野战军的一个军校性质的培训机构,专门培训正营至副师之间的指挥员的战术素养。 

洪学智答应林彪办好轮训班,而且在这三个月时间内,还编写了一本有关“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思想的教材。教材送给东北野战军领导看后,他们都非常满意,林彪更是让野战军政治部主任谭政找洪学智谈话。 

洪学智1948年12月12日从上干大队回到六纵。此前的11月17日,六纵已接到中央军委颁发的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洪学智任军长,赖传珠任政委,下辖第一二七师(原十六师)、第一二八师(原十七师)、第一二九师(原十八师)、第一五六师(原独立第六师)。洪学智成了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首任军长。四十三军归十五兵团建制。 

洪学智到任时,辽沈战役已结束,东北野战军正在准备挥师入关,参加平津战役。 

几天后,四十三军在洪学智和赖传珠率领下抵达蓟县。这时,洪学智和赖传珠接到平津前线司令部通知,赶去受领新任务。从平津前线司令部回来后,洪学智把在辽沈战役中堵住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南逃之路的一二七师部署在“风口浪尖”上,切断了国民党军从塘沽南逃之路。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胜利结束。不久后,他又投入了渡江战役的洪流中。 

“不志愿”的志愿军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7月,十五兵团与十三兵团番号对调,新的十三兵团(即老的十五兵团)北上准备入朝作战。老十五兵团副司令员洪学智奉广州军区司令员叶剑英之命,留在广州处理有关新十五兵团(老十三兵团)与广东军区合并的事。8月,洪学智到北京汇报,刚出火车站,就被新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拽住了:“我是专门来接你的,走,跟我一同去见一个人。” 

邓华带洪学智要见的人是林彪。林彪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是:“洪学智同志,东北边防工作需要你,已经确定了,你到东北去。” 

“我去能起啥作用呢?” 

林彪说:“让你去,就是要你去发挥作用的。今天,邓华同志就要出发去朝鲜了解情况。现在十三兵团几个军已经在鸭绿江边上了。邓华同志一走,很多工作没有人管。这些部队,都是你熟悉的,是四野的几个老部队。所以你得赶快去东北指挥、管理部队。今天吃了午饭就走,火车票已经弄好,马上就走!” 

洪学智心里还想着叶剑英交代的事呢,于是问:“怎么非得我去不可?” 

邓华马上反问:“怎么非得你去不可?十三兵团这几个军都是四野部队的,十三兵团机关是咱十五兵团机关的原班人马,机关和部队你都熟悉,你不去,谁去?老哥,吃完饭,我们一块儿走吧!” 

洪学智说:“我是共产党员,如果组织上觉得需要我,我就服从命令。可是叶司令员交代的任务我怎么办?我还是回去汇报一下再去东北吧!再说,我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呢!” 

林彪说:“不行,来不及了。现在朝鲜战局很紧张,加强东北边防的任务很急。叶司令员交给的任务,你打电话或写信和他说一下,让他另选人接管你的工作。衣服到东北再解决。” 

就这样,洪学智从广州出差到北京,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十三兵团副司令员。 

10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兵团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三兵团。10月9日,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到达沈阳。10月10日早上,邓华和洪学智去见彭德怀。一见面,邓华就说:“欢迎老总!有你出任司令员,我们的仗就更好打了,我们大家的信心就更足了。” 

彭德怀说:“那好,那我们一起抗美援朝吧!”说完,彭德怀觉得可能自己太过严肃了,于是半开玩笑说:“不过,我可不算‘志愿军’啊!” 

洪学智问:“你是怎么来的?” 

彭德怀说:“我是毛主席点将点来的,本来是派林彪来的,可是他说他有病,毛主席命令我来了!” 

洪学智说:“那,我也不算‘志愿军’!” 

彭德怀笑问:“哦,你怎么也不算‘志愿军’了呢?” 

洪学智回答:“我是邓华把我捣鼓来的,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来得及带。” 

10月19日黄昏,志愿军4个军和3个炮兵师开始进入朝鲜。洪学智也一同进入朝鲜。 

1951年5月,志愿军后勤部成立,洪学智兼后勤部部长。1953年8月,洪学智回国到南京军事学院进修。1954年2月,被任命为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参谋长。1955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1956年12月,任总后勤部部长。 

1959年7月,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受到批判,洪学智受到牵连下放吉林。“文化大革命”时,洪学智被下放农场劳动。1980年3月,中央军委为洪学智平反冤案,恢复原职,任总后勤部部长。1985年3月,洪学智任总后勤部部长兼政委。1982年9月至1989年11月,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 

1988年,军队恢复军衔制,洪学智再次被授予上将,成了两授上将军衔的第一人。1990年,洪学智从中央军委领导岗位上退下来。2006年11月20日,洪学智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评论这张
 
阅读(126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