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战队少校-彭庭华

★★★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日志

 
 

十个援越抗美女兵的“集结号”  

2008-04-27 21:13:25|  分类: 军政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年前,“十个桂林女兵”跨越国境线,随同32万战友一道,帮助越南军民抗击美军。有1400名战友长眠在异国土地上。40年后,她们再次来到战友墓前——

  “40年一直想来,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桂林的老战友组织,有这么个机会。这是祖国的酒。”71岁的杨淑贞在丈夫郑若杜的墓碑前絮絮叨叨诉说着,她洒上酒,摆好从北京带来的果脯,艰难地俯下身子,低低地亲吻着墓碑。
  40年前,郑若杜曾是中国援越抗美后勤部队62支队的宣传股长,就在他牺牲的前一刻,杨淑贞寄来的糖果刚刚转抵越南,他对通信员说赶紧打开让大家吃糖,但还没来得及打开包裹就听见警报响起,“仗打完再分糖吧”,他边说边跑向一号炮位。从此,他再没回来。
  2007年9月9 日,越南太原市灵山乡烈士陵园,包括郑若杜烈士墓在内,耸立着83座坟茔,白色的墓碑上,用醒目的红色标注着中、越两国文字。默哀的人除了烈士家属,还有一群白发的中国退伍老兵,每人胸前都佩戴一朵小白花。他们来自中国12个省市,平均年龄60开外,年纪最长的78岁。退伍老兵杨宽让是从西安赶来的,他特地带来了祭扫烈士的水土:水是黄河水,而土则是他专程赶到黄帝陵取来的。“几十年了,我们来看你们,来得太晚了,来得太少了。非常的抱歉,非常的遗憾,非常的对不起。”杨宽让带着浓重的陕西口音叨念着。
  祭奠仪式上,老兵们种下一棵越南的“英雄树”,这种树每年开两次花,洁净的白色,花瓣很大。退伍女兵们,即“十个桂林女兵”的代表:陈惠荣、红飙、蒙毅,忙着在陵园中献花和培土。正是“十个桂林女兵”,发起并组织了这次特殊的行程。
  40年前,1967年8月, “十个桂林女兵”即将归国,临行前她们就在此地脱下军帽,列队向烈士致哀。那年,她们十七八岁,和大部分牺牲的战友年纪相仿。如今,“十个桂林女兵”已经全部退休,她们当中,有工农兵学员,有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有机关干部,也有人在工厂任职,企业不景气时,则默默承受了下岗的命运。
  40年白驹过隙。烈士墓初建时不过是一个个土堆,只竖立了一块木板做墓碑。如今则全部用水泥浇铸,配备了祭台和香案,建起“代代记恩烈士”纪念碑。陵园两边还镶嵌着当年用中文写下的毛主席语录:“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从“革命小将”到“国际主义战士”
  在国内,关于援越抗美战争的公开史料并不太多。1994年,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张爱萍任编委会主编的《当代中国丛书·中国人民解放军》交待了战争的背景及中国部队的参与情况,其下卷第104页记载:“1964年8月,美国进一步扩大对越南的侵略,制造借口,轰炸越南北方,使战争逐步升级。中国应越南政府的请求,派出地面防空部队。”
  第170页记载:“六十年代中期,人民解放军高射炮兵部队奉命入越参加援越抗美战争,主要担负越北铁路干线和钢铁厂、发电厂等重要目标的防空作战任务(也有部分高炮营配属掩护援越工程部队施工)。”
  171页至172页记载:“在三年多时间里,炮兵高炮部队入越共9批9个支队38个团零80个独立营,作战763次,击落击伤美机千余架,不仅用鲜血和生命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也使部队得到全面锻炼,取得了宝贵的作战经验。”
  “十个桂林女兵”所在的部队是高炮62支队,部队驻地在越南北太省太原市名叫“娜妮沟”的一片森林里。太原市位于河内正北方80公里处,那里至今还是越南最大的钢铁和电力基地。而“十个桂林女兵”进驻太原的经历,几乎就是一场传奇。
  1966年12月,红飙、王萍莉、陈惠荣、蒙毅等来自桂林的10个女中学生第一次聚集在了一起。听说有17个在北京就读的广西籍大学生要步行串联到井冈山,重走红军路,她们坚决要求参加。其中,蒙毅年纪最小,还在上初三,她赖上了那些串联的大学生,人家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北京农机学院的张铁锚开玩笑:“你要能抓住我你就去。”蒙毅连忙堵在门口,结果张铁锚从窗口跳了出去,却被守在窗下听进展的“红小兵”们逮了个正着,小家伙们兴高采烈地冲着张铁锚大喊:“抓住他了”,蒙毅赢了。十个女中学生如愿以偿。
  1966年12月29日,等不及过元旦,27个大、中学生组成了红卫兵步行长征队,举着队旗,捧着毛主席像出发了。他们每人带一件雨衣、一个饭盒、一个水壶,背着一床被子,齐声高唱:“说打就打,嗨!说干就干。练一练手中枪,刺刀手榴弹”

  长征队不久便走到了广西凭祥市,这里与越南仅有一关之隔。此时中国援越抗美的队伍已经秘密出征,只是没有对外公开宣布。女中学生陈惠荣觉得奇怪,一路遇到穿着越南军装的人,一口标准的东北话,统统没有领章帽徽,才知道已有部队出国。17个大学生中,有两位来自清华大学和北工院,他们悄悄到邮局给周总理发了一封电报,大意是我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要求援越抗美,做国际主义战士,请您批准。机敏的蒙毅悄悄地跟了去,并且将这件事捅了出来。大家都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的行动,甚至取笑他们,结果回电真的来了,周恩来总理特批这支“红卫兵野战队”全体到中国援越抗美部队锻炼三个月。从这天开始,27人的身份发生了质的转变——由红卫兵变为国际主义战士。

  “不得交头接耳,不得大声喊叫,不得往家里写信。”1967年1月下旬的一天,27个预备走长征路的年轻人戏剧性地转赴越南。他们猫在广西凭祥中学后山齐腰深的茅草丛中接受任务。为了保密,宣读命令时,还派了一个人在一旁放哨。

  1967年1月23日下午5时30分, 27个经过周总理特批的学生红卫兵秘密出了友谊关,此后三个月内女兵们都没有和家人联系。红飙的母亲曾在半夜梦见女儿,惊醒后,夜里两点多和红飙父亲一起骑上自行车跑到女儿同学家里寻人。蒙毅的妈妈则预备了照片,要到《桂林日报》或《人民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