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战队少校-彭庭华

★★★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日志

 
 

让美军F-86颤栗的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  

2008-09-03 09:59:22|  分类: 军政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0年6月25日,美国悍然发动了侵略朝鲜战争,妄图占领朝鲜后进而侵略我国。为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国的侵略、保家卫国、维护世界和平,我国派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0月25日开赴朝鲜战场。为抵御美国空军在朝鲜的空中侵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决定从陆军中选调优秀人才学习飞行。 
1950年8月,正在浙江剿匪的蒋道平作为陆军的优秀人才、战斗骨干,被挑选到航校学习飞行。他首先到杭州的第七兵团部报到,进行空军预科学文习。年底进行体格检查合格后到长春第六航校报到,途中又通知改到锦州第三飞行学校学习。 
      在锦州航校仅学习10个月时间,主要是学习飞行理论和在初级、中级教练机上进行实际操作,教练带飞了50多个小时。那时航校没有战斗机,更谈不上放单飞。 
      航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空军第21师63团三大队。在上海,学飞了半年的米格—9战斗机,主要是四机编队、大队八机编队,实际上只有19个小时的战斗机飞行经历,没有实弹演习,还学了空中照相。那时由于空2师、12师、15师需要补充,1952年6月空21师中队长以下的飞行员被调出,蒋道平被调配补充到空15师45团一大队二中队,驻扎在东北的公主岭。在那儿他先是飞米格-15战斗机,然后改装米格-15BS战斗机。到了这年12月,他们奉命赴朝驻扎在凤凰城机场。对15师来说,这是继1951年3月后的第二次入朝参加空战。 

                                                       
      蒋道平所在的飞行中队是一个英雄的集体,共击落、击伤14架美军F-86战斗机。那时只有中队长李世英和飞行员宋义春参加过1951年的空战锻炼。对于新飞行员,除在航校学习理论外,主要靠老飞行员传授空战的经验。蒋道平说,刚从野战军调空军时,一听说李汉(时任志愿军空四师10团28大队大队长,1951年1月29日首创击落美军飞机战绩)击落了敌机,就是非常兴奋,对自己怎么去打敌机,脑子里一片空白。于是暗下决心,尽快掌握空中打仗的本领,狠狠打击美国空军。 
      1953年1月17日下午,蒋道平他们中队赴朝首次升空,升空后竟然发现敌机迎面而来,中队长李世英率队采取猛烈的攻击行动。对这一突发情况,第一次升空实战的蒋道平紧张的一下没反映过来,当他冷静下来时,作为僚机的他已与飞行中队拉开了距离。中队长提醒长机宋义春注意他的僚机。宋义春一看僚机已经偏离到左边去了,十分着急,他对蒋道平呼叫:“我来向你编队。”并迅速靠近蒋道平。可蒋道平的飞机又偏远了,这时敌机向长机实施攻击。着陆后,蒋道平没看到长机回来,担心为寻找自己编队而受攻击的宋义春的安全,内疚和不安地流出了泪水。他没走出机舱,而是集中精力听无线电里的联络声。指挥所多次呼叫469(宋义春的代号),然而没有回音。蒋道平想,如果长机为我而牺牲,我将悔恨终生。不久,无线电传来“我在上空”的回话,这声音太熟悉了。蒋道平惊喜的喊出:“469在上空。”宋义春安全回队,蒋道平半天不语,而且一个夜晚也没睡好觉。第二天向中队长、大队长作了深刻检讨。中队的同志帮他分析偏离偏队的原因,并鼓励他放下思想包袱,打好今后的战斗。 
      蒋道平说,我是新飞行员,第一次升空作战,就像野战军新战士第一次爬进战壕一样,心里紧张,敌人究竟是什么样,心里没底。这次升空作战虽然蒋道平没有向敌人开炮,但是他看到了敌人,看到了实战,这对新飞行员来讲是一次极好的学习机会。他回忆说,当时他感受到双方飞机都是近千公里的时速,相对速度更快,飞机头对头“呜”地一下就飞过去了。此次,他认识到空中的仗不是那么好打。 
      实际上,当时我们的空军刚刚建立不久,飞行员多数是从陆军中挑选到航校的。学习飞行科目也比较简单,空战理论也不多,没有实战经验,不像现在的飞行员,要进行严格科学的系统教育,那时飞行员平均只有100小时的飞行经验。而美国空军,飞行员平均飞行600小时以上,有一部分飞行员经过二战,平均飞行2000多小时,耗过成千上万吨航油。他们的飞行技术老道,空中编队能够做到首尾相衔、互相掩护、寻机咬尾攻击。那时,我们的飞行员多数来自陆军,都是与敌人拼过刺刀、立过战功的勇士。我们的空军空中编队动作大一些,就要散队,相当数量飞行员在空战前还没来得及开过炮。凭的是什么战胜美军?是抗美援朝的正义之举、保家卫国的责任和激情;是不怕死的精神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7月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议书,七个月时间,蒋道平驾驶米格-15歼敌机升空参战七次,八次开炮,先后击落F-86飞机5架、击伤2架。F-86被称之为“佩刀”式喷气式战斗机,它是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的最先进的战斗机,这种飞机速度快,机动性好。而蒋道平是击落、击伤这种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被称为“长空歼敌能手”、“空中神炮手”。由此蒋道平被空军政治部批准为特等功臣,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那时最高的物质奖励就是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现在人肯定不可思议。然而当时他们感到很光荣、很自豪。蒋道平所在中队,创造了空战11次,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的出色战绩,荣立集体一等功。感到更光荣的是,蒋道平参加了1953年10月1日国庆四周年志愿军北京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的接见。这里将蒋道平1953年1月22日、1月31日、3月9日、3月13日、4月12日、6月7日6次升空作战情况再作展现,以飨读者。 
      1953年1月22日下午约4时,空15师45团出动了16架飞机,蒋道平为第2中队4号僚机。起飞后,按照空联司(中朝联合空军司令部)指挥部指挥飞到清川江上空,也就是朝鲜的北部,其任务是掩护前面参与空战的部队。这一次,45团16架飞机没有遭遇敌人,回到了机场上空时,空联司指挥所要求蒋道平所在的中队,在机场上空盘旋,掩护团里其他12架飞机先行着陆。 
      当前面飞机着落以后,空联司即命令最后一个中队着落,就在蒋道平操纵飞机缓缓地降到700米,正准备进入着落航线时,从无线电里却传来指挥员的紧急呼叫:“注意,机场上空有F-86战斗机”!这时空中只剩蒋道平一架战斗机,在数量上处于劣势。蒋道平保持应有的镇静和警惕,他刚把飞机改平,准备战斗时,飞机已经抖动起来了。原来隐藏在山背后的敌机中有一架已经咬住蒋道平的飞机,并开了火。蒋道平驾驶着受伤的飞机,沉着应战,并根据老飞行员传授的经验,上升侧滑把飞机拉起来。就在蒋道平蹬舵把飞机拉起来的一瞬间,“唰”地一声,一架F-86战斗机,一下子冲到前面去了。 
      蒋道平回忆说:我一看这个飞机,喷的是花颜色,离我很近,那个飞行员戴的头盔,还回过头来看我,他显得有些胆怯。这时,我两就向编队一样,忘了向敌机开炮。好像有人提醒似的,你怎么不开炮?瞬间蒋道平把机头对准敌机,瞄准后按下炮钮,当时三炮齐发,那架飞机翻着身冒着浓烟落下去了。 
      “后面还有两架,注意保持高度!”正当蒋道平看到这架敌机坠毁在机场旁边的山沟里冒烟时,塔台指挥员及时提醒。蒋道平回答“明白!”也正是这时后面的两架敌机疯狂地向蒋道平发射了炮弹。由于距离较远,蒋道平飞机的四周都是火花,机身多处负伤,无线电也被打坏,信号发射不出去,但仍能听到地面的呼叫,发动机虽然被打坏了,好在还能运转。蒋道平就近选择机场准备着陆时,起落架却放不下来,他便采取手动装置将起落架放下,终于凭着顽强的毅力驾机安全着陆了。飞机落地以后,地勤人员检查飞机发现一共有50多处弹洞, 
      蒋道平回忆说:“第一次打下这架飞机,我没有多大的体会,要问我有什么经验,就是突然之间我被敌人攻击了,我处于劣势,敌人是处于优势,当时谁犹豫谁挨打,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1953年1月31日中午,飞行员正在午餐时警报拉响,他们放下手中的饭碗,跑步登上飞机,刚做好战斗准备,绿色信号弹升空,令45团全团起飞。升空后,空联司令团长樊玉祥率24架飞机直飞清川江上空。到达指定位置,未遇上敌机,空联司又令机群向朝鲜西岸飞。蒋道平是最后一架,一面跟长机编队,一面监视敌人,由于注意力分配欠当,与长机拉距2000米,他正要加大油门跟队时,发现右下方有一架敌机向他逼近,因为阳光的影响,敌人可能误把蒋机当成他们的飞机,敌机一面向前赶,一面摆动着翅膀,表示要和他编队。蒋道平明白了,这是一架被我空军飞机打昏了找不到长机的敌机。此时,蒋来不及报告,便机智靠上去,敌机果然等待蒋道平编队。蒋道平收油门,放减速板,使敌机冲前,即刻瞄准开炮,三次开炮,才将敌机打了个空中开花。 
      蒋道平回忆说,那时他飞行技术应该说是比较差的,能击落敌机靠的是过硬的射击技术。 
      1953年3月9日上午,我志愿军空军机群完成了航飞任务返航,二中队执行掩护机群返航任务,在清川江上空发现两架敌机,中队长机李世英令长机组攻击,僚机组掩护。在激烈的空战中,蒋道平击伤一架。当蒋道平正要追击受伤后企图逃往海上的敌机时,忽听中队长机命令“470(蒋道平代号)编队返航”。听到呼叫,蒋道平即停止追击,编队返航。事后,他认为此次战斗没有击落敌机只是击伤,是由于急于攻击,才没有达到全歼的目的。后来蒋道平总结了多次空战经验,归纳为:先敌发现,援救战友,近距歼敌,要稳、准、狠。 
      3月13日下午,蒋道平与长机宋义春跟随团长樊玉祥和领航主任4人编队返航,正往北飞时,发现大约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有两个黑点,一时还判断不清是敌机还是友机。蒋道平立即报告团长:“461(团长代号)、461,在你的左后方发现两个目标。”一会儿,蒋道平看清楚了是两架F-86战斗机,直接窜到团长后面并咬住了团长的飞机。情况十分危急,蒋道平呼喊团长的代号让他尽快摆脱,可团长并没有动静(那时空中无线电仅有一个频率,打起仗来像闹市一样嗡嗡响,据后来听团长说,他听到了报告,但没有看到敌机)。蒋道平立即报告长机:“469,我攻击,你掩护!”说完驾驶飞机钻过去,蒋道平想尽快轰跑敌机,刚对准就开炮了,没有打中,但敌人听到炮声马上左转脱离了团长。这时蒋道平机智地跟了上去,瞄准敌机就是一串炮弹,一架F-86战斗机当场掉了下来。 
      蒋道平打了4架美国飞机以后,被送到沈阳北陵机场空3师补课。主要是学习飞机放单飞必须掌握飞复杂特技。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必须拿到飞复杂特技的资格证书。当时蒋道平驾着自己的战斗机飞往沈阳,空3师的领航主任张滋说:“你已有打下几架飞机的经历,实际上已具备了飞复杂技术了。”而后带他飞了一下说“你完全可以放单飞了,回去吧。”蒋道平当天就驾机回到中队。 
      4月12日上午约8时,蒋道平在45团团长樊玉祥率领下,12架战斗机编队,按空联司令部的命令飞向龟城、清川江地区上空,其作战任务是保证水丰发电站和鸭绿江大桥。 
      按照地面指挥所指示的航向、高度,编队飞到龟城附近上空以后,蒋道平正搜索敌情时,由于没有注意到飞行编队转弯,转眼一看自己成了单机,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发现敌机从南向北编成纵队,每批4架,一批接着一批向北飞去。敌人可能有自己的目的,半路上他也不会和你纠缠。蒋道平左转弯插进去,咬住两架敌机,由于离敌机偏远没有被发现。蒋道平想,你向北飞,早晚会转弯。果然不出所料,他立刻切了个半径赶上去,先向敌僚机开炮,没击中。又向长机开炮,被击落,飞行员在黄海海面跳伞获救。他单机迎战四机,并击落后来被美国空军命名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驾驶的座机。 
      这一天,他们团三大队的副大队长马建中在返航于朔州附近,也击落F-86战斗机一架。 
6月7日下午,美国空军组织一个混合机群,共21批160架,其中16批F-86战斗机122架。F-86主力在昌城至义州地区组成较严密的拦阻网,并以4至8架连续封锁我一线基地,直接掩护美军对拉古哨发电站进行袭击。 
      那时,美国空军为了达到其轰炸我鸭绿江沿线重要目标的目的,常以4至8架的小编队封锁我一线机场,阻止和打乱我飞机出航或待机袭击我返航着陆的部队。这天下午,空15师45团奉命起飞12架、43团起飞8架米格-15战斗机,由团长樊玉祥率领至铁山地区与敌空战后经昌城返航。此时,敌对我拉古哨之轰炸已经结束,大部分飞机已开始返航,仅剩8架F—86活动于大堡机场附近,企图袭击我着陆部队。 
      14时43分,45团准备着陆时,领队长机樊玉祥接到地面指挥所关于机场附近有敌情的通报后,命令部队驾机绕到敌潜伏区的侧后,使敌不能在潜伏区内窥探我机动向。同时,也集结了部队,加强了搜索。正是在这种情况下,2中队宋义春发现左后方两架F-86企图攻击领队长机樊玉祥,他立即提醒长机拉起来,同时让僚机蒋道平向右侧发起反击。宋义春开炮射击未中,蒋道平切内圈迅速接近敌机,连续射击6次,将敌长机击落。然后再去攻击僚机,只开了两次炮,因炮弹卡壳(当时认为炮弹用完,后检查为卡膛),只是把该机打伤没有击落。这一次空战,蒋道平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这也是蒋道平入朝最后一次升空作战。
       五十年后证实击落首席“三料王牌” 
      1953年4月12日空战,蒋道平击落美国空军一架F-86战斗机的战绩早已载入历史,至于美军飞行员是谁,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一时难以核实也早被人淡忘了。 
      1957年,美《空中威力——朝鲜战争中的决定力量》一书中最早在宣传美国空军救援行动如何迅速时,提到“当联合军的战斗飞机在‘米格走廊’(在朝鲜西部的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面积约6500平方英里的地区,被美国第5航空队飞行员称之为米格走廊)遇到困难时通常是飞向黄海,以取得救护机的救援。救护机从我军控制下的岛屿出发,常常很快就到达出事地点”。“约瑟夫·麦克康奈尔上尉(朝鲜战争中击落米格机最多的喷气式飞机王牌飞行员)从被击伤的F-86飞机跳伞后6分钟,就被直升飞机拉上去了”。此后出版的《米格走廊——朝鲜上空的格斗》、《朝鲜空战》等许多有关朝鲜空战的书和美国彩色故事影片《麦克康奈尔传记》(放映时间109分钟,讲的是他从参加空军到身亡的全过程),都回避麦克康奈尔被击落的史实,却大肆宣扬当时的救援能力,并把这次营救当作范例来记载、来眩耀,并配发有照片。 
      朝鲜战争时期,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规定,根据空战中所击落作战对方飞机数量来授予“王牌飞行员”称号。击落5架即可被认定为“王牌飞行员”,10架以上是“双料王牌”,15架以上是“三料王牌”。首席创造本段记录的为“首席王牌飞行员”。如“首席王牌飞行员”、“双料首席王牌飞行员”、“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于1953年5月18日取得击落米格飞机16架的成绩,被美国空军确认为“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俨然成为“米格杀手”,他还自豪的以他爱妻名字命名座机叫“美丽布奇”。 
      1953年6月1日,美国空军为保持士气下达命令,授权远东空军司令部把在战斗中已经产生的“王牌飞行员”送回国内。于是,已执行106次战斗任务的麦克康奈尔被确定为“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的当天,被命令回国。这位飞行员,在1955年的一次测试新研制的超音速飞机性能时,因失去控制坠地身亡。 
      1992年初,丹东市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筹备组的同志着手挖掘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史料。当时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教授惊喜地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蒋道平曾击落一架F-86战斗机,那么击落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是不是他?为此,第六飞行学院教授邵福瑞到志愿军空军档案馆查找相关资料,两位教授一起研究,初步认定是蒋道平。他们将发现过程写成报告送空展馆筹备组负责人秦长庚。他们三人又进一步进行查证。此后,筹备组写出了专门报告,请示空军党委***确认这一战绩。 
      这期间,军事科学院陈宇研究员也调阅有关资料,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考证。并向蒋道平了解情况,请他写出当时作战情况的回忆。 
      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中,美军的两架F—86战斗机被我志愿军空军击落,一架是空15师45团三大队副大队长马建中在朔州附近将其击落,一架是该大队蒋道平在龟城上空将其击落后掉落黄海。现完好保存在我军档案中的志愿军空军1953年4月12日空战结果判读记录和空15师呈报的战报原稿资料,详细记录了这一天空战情况: 
      这一天友军无战绩。4月12日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苏联空军(称友军)也在空战,但没有击落、击伤美军飞机。经审评委员会确定,这两架飞机是由志愿军空军单方打下来的。 
      这一天朝鲜空军没有参战。 
      这一天高射炮没击落飞机。当日,地面高射炮部队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 
这一天只有我志愿军空军在战区打仗,并有击落敌机的记录。据4月13日由蒋道平填写的《战果申请报告》、口述战斗经过及蒋道平时隔40多年后在不知调查目的情况下,回忆当时的战斗经过,与当年的档案资料完全一致。后来,当他知道详情后,坦然的说:“这对我也无所谓了,但从尊重历时的角度,我应尽力提供详尽的材料。” 
      经多方调查论证后,最终确定:蒋道平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的空战中,击落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2001年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给蒋道平发去了嘉奖函。 
      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改建后,在征集抗美援朝战争中实物时,蒋道平夫妇将保存五十多年的在朝鲜战场上所用过的战斗服、鞋帽等无偿地献给了纪念馆。

      朝鲜战争结束后,空15师班师回国,他们驻扎无锡的硕解机场,主要任务是两个:一是进行飞行训练;另一是国土防空轮战,每次轮战是一个飞行团执行任务,每期半年左右的时间。他们曾在苏州、盐城、如皋、嘉兴等机场进行训练。 
      1955年实行军衔制时,蒋道平被授予上尉军衔,任43团飞行一大队大队长。 
蒋道平多次参加入闽防空轮战。1961年身为大队长参与为期十个月的轮战;1965年任团长时率团到福建轮战,1977年作为副师长亲临福州指挥国土防空工作。 
      1978年身为副师长的蒋道平身先士卒,亲自参加飞行训练,这一年就飞了200多小时,受到空军司令部的表扬,并于1978年任驻扎在徐州的空32师师长,第二年任空军第四军副军长。 
      1964年,越南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帮助建立越南空军,时任飞行43团副团长的蒋道平受中国政府、中央军委的委派,担任中国援助越南飞行专家组副组长,帮助越南训练飞行员,半年多的时间为越南空军的建设作出了积极地贡献,为此还受到时任越共***胡志明的亲切接见。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军原副军长蒋道平,明光市(原嘉山县)古沛镇人,1930年5月14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蒋道平于1946年6月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参谋、飞行员、中队长、大队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等职务。曾多次立功授勋,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他荣赝特等功臣,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政府授予一级国家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奖章;八次受到毛***、周恩来等党和国家***的接见;2007年建军80周年之际,又作为全军英模代表受到******等中央领导的接见。1983年蒋道平因病离职休养。

让美军F-86颤栗的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 - 陆战队少校 - 陆战队少校-【少校时评】博报

【少校时评】中国“撒手锏”令西方惊心怵目

【少校时评】中国让F22不可战胜的神话彻底破灭

【少校时评】中美军备竞赛 厄运将是美国

【少校时评】胡总要求研制新型战斗机 歼-14力克F-22

【少校时评】中国强国战略之一掌控西太平洋

【少校时评】惧怕冷战 美决不敢插足格鲁吉亚

【少校时评】评:布什对俄作出底气不足的最强硬表态

  评论这张
 
阅读(781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